英語補習是在網上上課好還是實體課比較好

   日期:2019-09-05     瀏覽:2    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今年暑期,Alice把自己的行程安排得滿滿當當:六月中旬放假后,她先是和家里人在國外玩了幾天,便回國參加一項商賽,隨后在杭州

今年暑期,Alice把自己的行程安排得滿滿當當:六月中旬放假后,她先是和家里人在國外玩了幾天,便回國參加一項商賽,隨后在杭州接受了整整20天的SAT集訓,補英語閱讀、寫作;八月底Alice又輾轉到北京——她報名了一個為期九天的夏校活動,功利地說,這會豐富她的簡歷。

秋季開學后,Alice就將是美國西雅圖安妮懷特中學高三的學生。作為近年來逐年增長的海高生(在海外讀高中的中國學生)中的一員,Alice的暑期經歷只是一個縮影:為了將來申請美國大學,學生既需要有項目經歷、興趣特長等軟實力,也需要SAT、ACT等標化成績硬指標。壓力不可謂不大。

一般情況下,比起國內學子,留學生的英文應用水平相對更高,畢竟他們沉浸于純英文的環境之中,交流自然無礙。不過回國參加補習,尤其是補英語,卻出人意料地成了一種常態。

中國式培訓深諳標準化測試之道。在留學生心中,“中國老師更懂考試”不僅僅是一種認知,更是中國龐大而又成熟的補習產業鏈的產物。回國補習是再自然不過的選擇,直接、高效,而這種集訓式的經歷,只構成了他們日常所承受的壓力的一小部分。

繞不開的補習

在杭州20天的集訓班里,Alice仿佛被拉回國內高考備戰的節奏。

每天早上都有單詞測驗,Alice要背SAT巴郎3500詞匯表,然后便開始刷各種題。她9點開始上課,一直到晚上9點多,除去短暫的就餐時間,基本全程處于高強度狀態。

Alice所在的機構主要為高中學生提供一體化的SAT、TOEFL、出國學科課程。“我們一個班大概四五十個人,大家都在學,感覺所有人都在朝著一個目標努力,這種氛圍在國外很難體會到。”Alice說。

班里不僅有國內高中生,也有大批同樣來自美高的同學。Alice告訴芥末堆,除了少數英文接近母語水平的學生,大家基本都會選擇回國補習。“整個環境就是SAT要在外面補,我沒有見過不補SAT的。”

在新澤西圣約翰維亞尼高中就讀的Justin有著類似的經歷。他表示,暑假時沒有綠卡的學生基本都會回國,由于備考所需,他在南京美言教育補習了一個月的SAT課程,一周上六天課,上午兩節課四小時,下午到晚上則是不停做題,平均一天刷完1.5套卷子。

長期浸潤在國外教學體系中的學生,往往對集訓式的補習難以適應。無休止的背單詞過程很枯燥,做完一套卷子大約需要四小時,對身心都是一種挑戰。Alice常常覺得壓力很大,“但是沒辦法,這個成績是你需要的,就必須要上這個課。”

SAT與ACT并列為“美國高考”,包括閱讀、文法和數學三部分以及選考的寫作,多數高校錄取新生時都對這類標化成績有要求。實際上,不僅是中國學生,美圖本土的學生參加SAT培訓也不在少數。

“美國學生補數學等科學類課程比較多,我很震驚的是,他們也有補英語的,因為SAT閱讀有時會從憲法里摳一篇文章出來,不是常用的詞匯,美國學生都覺得難。”Alice說,“你一中國人,和母語者一起競爭,不培訓怎么考得過?”

更能應對考試的中國老師

很多時候,在美國讀書與英語考試得高分之間并沒有太緊密的聯系。“真正交流、說話、上課等生活日常的英語,在國外都可以提高,但準備考試還是得回國。”Justin說。

Justin學校周邊也有許多美國人開的SAT培訓班,不過他覺得,國外培訓機構的質量明顯沒有國內好,比如相比于國外較為傳統的寫作課教學,國內老師會直接給出寫作模板,對于提分來說,這種方法效果迅速。也正因此,中國學生對國外的培訓機構興趣寥寥。

加拿大西溫哥華巖嶺中學學生單佳一表示,“有些學生英語能力足夠,只是不懂得應付考試。中國老師可以幫助我們在原有基礎上再往高走一點。”

單佳一今年暑假在環球教育補習雅思課程,他告訴芥末堆,“國外的教學更偏向于死學,狂讀書,狂背單詞。中國學生可以在一些題上拿到滿分,就是因為運用到了技巧。”


△ 來源:西溫哥華巖嶺中學官網

中國學生在標化考試中的優異表現,也提高了美國大學錄取中國學生的門檻。Alice表示,SAT滿分1600分,一些學校對中國學生的要求達到1550分,而國外的同學考1300分家里就特別滿意。這種狀況反過來又刺激著中國學生回國參補。“國內老師講的課肯定都是講過無數遍的,節奏很緊張,條理很清晰,強度會很大。”

二十天下來,Alice花了約五萬元補習費用,她感覺集訓是有效果的。“我語法不太好,之前SAT考了1250分,就不是特別理想。”不過由于尚未真正考試,具體能提幾分還是未知數。

補習只是壓力的一小部分

隨著暑假結束,這群回國補習的學生陸續飛往美國,開始下一學年的學業。補習并不是一段輕松的經歷,但他們對此都已習以為常:相比于一次集訓,美高四年承受的壓力,遠比國內看客想象的更大。

在安妮懷特中學,Alice形容自己感受到的是“持續性的中強度壓力”,平時的每次作業、考試都會計分,成為未來招生官錄取時的一個重要參考。交大作業及期末考前幾天,則是“偶爾的高強度學習”,學到凌晨兩三點也司空見慣。

Alice作為寄宿生,每天的作息與國內普通高中學生沒有太大差異,唯一不同的是下午的課是自由選擇的學習小組、體育活動等。Alice表示,“國內好多人覺得留學生就是出去玩,其實不是這樣的,我們也有很多事要做。”


△ 安妮懷特中學的學生。來源:Annie Wright Schools

不僅是留學生有這種感受,南京外國語學校學生Eric表示,大部分人對國際生都有一種偏見,覺得不用參加高考很輕松,但在某種程度上,國際生承受的壓力比公立校學生更大。“高考和中考看的是最終成績,我們高一到高三所有成績都跟高考一樣重要。如果有一次不行,你可能就上不了美國前二十的大學。”

國外大學的錄取過程是對學生“硬指標”和“軟實力”的綜合考察,二者相輔相成。硬指標指學術能力(GPA)和標準化考試成績(托福、SAT 等),直接造就了歸國補習的大軍。軟實力是學生能力素質的綜合體現, 需要通過一系列申請文書及面試等展現。因此在學業之外,Eric平時還需要參加各種活動項目,“不只是疲憊,而是顧不過來的感覺。”

官方數據顯示,中國去年大概有66萬人出國留學。打算走上這條路的學生,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讀高中,所需要做的準備都并不輕松。

Alice的壓力來源于多方面,學業,生活,飲食,家庭,“你會覺得,花了這么多父母的錢,一年50萬在美國讀四年,讀完后可能找一份工作錢都掙不回來,心里會很過不去。”


 
標簽: 英語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0相關評論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 
在線客服
a6娱乐注册